主页 > T生活圈 >德国电价创新高 民众商界两样情 >

德国电价创新高 民众商界两样情

2020-07-09 责任编辑:

德国电价创新高 民众商界两样情

因批发与碳排权利金转嫁消费者,使地方公共事业供给德国家户的电价创历史新高。虽然多数德国民众不在意高电价,仍力挺能源转型,但产业界已感吃不消。

路透社今年稍早引述 Check 24 网站能源类总经理波尔(Oliver Bohr)指出,德国消费者正缴交创新高的电费,主因是更高的碳排权利金成本,「消费者必须持续设想今后的电价都会居高不下,看不出缓和迹象」。

Check 24 检视 834 间德国的地方公共事业,当中包括像在法兰克福、亚琛(Aachen)、不来梅(Bremen)等地的市立企业,发现有 500 间公司今年 1 月调高电价或是宣布很快要调涨。

能源转型新闻网站Clean Energy Wire在 1 日发出一篇分析,德国电价在欧洲数一数二高。儘管平均批发电价近年已有下降,但附加费、税金、电网费用等仍让德国家户与小型企业的电费帐单变贵。不过市场观察家认为,费用还没高到让德国消费者另寻其他替代。

● 提升再生能源 每度电约台币 10.5 元

据德国联邦能源及水资源公会(BDEW)的资料,德国每度电费为 30.22 欧分(约新台币 10.5 元),附加费和各项税金占其中近 53 %。德国电费从 2006 年每度 19.46 欧分逐年上涨到今年的 30.22 ,若以三口之家一年使用 3500 度电来计算,德国家户每月的电费帐单约为 88.1 欧元(约新台币 3083 元)。

考量通膨因素,目前德国家户每月电费约较 1998 年时的水準高 33%,一定程度上与再生能源附加费显着增加有关。不像用电大户的商家可豁免,德国家户必须负担电费里的一切税金,私人的家户消费者的用电占总耗电不到 1/4 ,却得肩负全国超过 1/3 的电费。

德国消费者可在至少 20 家範围覆盖全国的不同供电商中自由选择,可服务 85% 家户的供电商选择性更多达 50 多家。但德国资讯商业通讯新媒体公会(Bitkom)发现,即使不同供电商间的价差显着,有时会相差两到三成,但德国消费者普遍存有惰性,逾半数德国人都是长期选择固定的供电商和现有合约,鲜少异动。

● 电价负担不够重 德国民众力挺能源转型

即便今年初的电费已成为全欧最贵,但仍有稳定多数的德国民众持续支持能源转型。Clean Energy Wire认为这种不在意电费攀升的态度,可能的解释应为涨电价对民众的预算冲击仍不够大,电费仍仅占相对较小的支出。

Bitkom一项 2017 年调查显示, 92% 德国受访者将省电列为购买家用设备的重要考量,但 49% 的人表示不知道一年用电度数, 37% 的人不知道每年付多少电费。

政治新闻网 Politico 欧洲版一篇专文引述智库「艾格拉能源转型」(Agora Energiewende)指出, 2017 年德国的用电,再生能源发电比例已上升至 36%,但交通或暖气使用再生能源发电没同步显着提升,使得再生能源发电仍仅占德国能源使用的 13%。

● 高电价恐成趋势 商界感吃不消

德国联邦政府 2017 年初发布报告,说明德国能源转型成功故事,但全球型管理顾问麦肯锡公司(McKinsey)随后也发布研究,认为再生能源若要成功,唯一可能就是透过补贴。

德国「商务日报」(Handelsblatt)先前有报导,电价持续上涨,将对德国为数众多属中产阶级的中小企业造成问题。许多大公司虽仍能依照现有合约保持低电价,但合约也将在今年或明年到期。

设于列佛库森(Leverkusen)的上市化学集团「科思创」(Covestro)就抱怨德国电价难以预知,公司在德国自家工厂的电费,远高于公司在美国德州的海外工厂。但专家们表示,电价上涨的趋势看不出转圜迹象。

能源大厂莱茵集团(RWE AG)财务长克莱柏(Makus Krebber)去年中旬受访时也说,德国政府既要淘汰核电厂,又打算关掉燃煤电厂,将迫使供电事业单位只能以更贵的再生能源填补缺口。

● 2013 年有 30 万户缴不出钱遭断电

明镜周刊网站(Spiegel Online)在 2013 年就有专文表示,三口之家每月电费将近 90 欧元,约是 2000 年时的两倍之多,电价上涨对低收入消费者已然成为威胁,每年已有 30 万家户因缴不出电费而被断电,天主教慈善机构「明爱会」(Caritas)与其他慈善团体称这是「能源式贫穷」。

报导指出,明爱会柏林办公室的贝克(Stefan Becker)每次去做居家关怀时,总喜欢带些省电灯泡,因为仍有不少人使用较耗电但相对便宜的老式灯泡。贝克表示,低收入的人得决定在花钱买较贵的省电灯泡与有热食之间二择一,「换句话说,唯有在人们能负担得起时,节能才是好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