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趣事 >RUFF CEO Roy Li 荣获「2018 年度区块链风 >

RUFF CEO Roy Li 荣获「2018 年度区块链风

2020-06-08 责任编辑:

北京电 /美通社/ -- 由人民网创投、31区共同举办的「2018 全球链界科技发展大会」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完美落幕,RUFF CEO Roy Li 受邀参与了本次活动,并在会上发表了「区块链+价值网络的应用生态」主题演讲。

同时在「2018 全球链界风云榜」的晚宴上,Roy Li 获得了由人民创投、31区以及链塔智库联合颁发的「2018 年度区块链风云 CEO 奖」。

以下为 Roy Li 会上的分享精华整理:

 

      炒币只能带来1%的乐趣

    与投资人不同,我作为技术创业者,更加关注从长期的角度来看,比如三年到五年的时间,我们区块链市场的应用场景是怎样的?因为如果你只关注炒币,那你只能得到1%都不到的乐趣,因为技术层面对于整个商业的改变才是真正有价值的,所以希望大家可以更多的去关注业务本身,哪怕你并不了解技术,但是你需要知道未来的业务是如何发展的!否则你压根不懂区块链的话,就会跟很多散户一样,涨跌横盘都很焦虑。

    因此对于技术创业者来说,最大的挑战是很难向大家展现区块链的本质,因为区块链很难理解的不光是技术本身,他需要从社会学、从经济学去理解,因此我将用这样的一个例子给大家做一个通俗易懂的解释:

    Paull pitt @ Tedx Marine

    这是 Paull pitt 的一个 TED 的演讲,他做了一个社会实践的案例,他把200个学生分成100组,每组2个人一起玩大富翁的游戏,然后用100台暗拍摄像机监控每组2个人的表情,然后 Rich player (简称「R」)的原始资金就是 Poor Player(简称「P」)的三倍,而 R 每通过一个关卡获得的奖励也是三倍。

    之后通过暗拍摄像机的记录,Paull pitt 发现 R 玩家的表情一开始就是洋洋得意,不可思议自己这幺富有,然后会选择吃桌子上所有的食物,并且走棋的过程中碰触到桌子的声音很大,然后结束之后,当去採访这100个赢家为什幺会赢得比赛的时候,他们会描述自己如何计划,做了什幺样的策略,有意思的是没有一个人说是因为这个游戏规则的设置,因为游戏结束之后,很明显就是所有的 R 玩家会赢,但是 R 玩家不会觉得是因为规则的设置问题, 而是认为这是自己理所应得的。

    那幺这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但是在社会上,也有这样的例子出现,我们需要通过放大镜去发现,举个例子:假设你写了一篇优质的文章,也很契合某个关键字,可是你没买竞价排名,但别人洗稿,买下了关键字。那幺你觉得哪篇文章才能进入搜索引擎?因为如果金钱是衡量竞价排名的唯一标準的话,那幺你的文章再好也无法进入搜索引擎。

    所以在现实中如果很多的稀缺资源也是这样的,谁给的钱多谁就可以使用,那幺你可以想像结果会是怎样的。所以其实目前很多国家或者社会的衡量价值标準都过于单一,所以大家都很默认只要给的钱够,就能获得这些稀缺资源,因此就会出现很多的边缘地带,这也是中心化带来的主要问题之一,而区块链能更好的解决这些边缘地带的问题。

       可信的中心是有限的

      目前我们生活的中国相对来说是可信的,对于中心化的一些银行等都是可信,但是如果你生活在朝鲜或者越南,你会发现,越南银行7.5%的定存利息,人们都不愿意把钱存在银行,这就说明中心的可信程度是有限的,韩国数字货币交易量佔全球的25%,而韩国只有3000万人口,佔全球的千分之五,作为一个发达国家,韩国为什幺会这样呢?

      我为此搜索了一个数据,韩国65岁以上老人的贫困率是45.6%,这群人是韩国经济腾飞的推手,但是他们的贫困率却高达45.6%,占发达国家第一位。在韩国,你的钱只能等着贬值,因为你没有任何的投资标地,随着银行不断的加印货币,这些贫困老人就会发现,自己辛辛苦苦赚的钱,越来越不值钱了。

      所以这种情况下,我们会发现,中心可信的程度是有限的,同时还具有以下几个问题:

              离中心越近,经济效率越高      中心辐射範围和可信程度都是有限的      中心可以被收买,被绑架,被动作恶      中心庞大到一定程度就会效率低下
          如何寻找区块链应用场景

        假设整体潜在市场的规模是100万亿,中心化解决的是30万亿的市场,那幺去中心化的方式将解决剩下的70%,那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如何去寻找合适的应用场景?

        目前市场上有一些项目是空气币,而验证空气币的方式就是项目的必要性,你需要寻找项目跟区块链结合的必要性,目前市场上很多区块链项目都是以前做互联网的转型过来的,所以如果项目本身在中心化的解决效率上已经非常高了,那幺就不太需要区块链了。比如国内的支付宝和微信,他们的渗透率已经很高了,而印尼这种国家,很多人没有银行卡,支付方式也极度不统一,你再去做点对点支付,这个必要性就很强。第二点是信任成本过高的必要性,比如你要做保底、供应链金融等,有两方以上操作数据的话,就需要一个信任成本的存在了。第三个问题是我们是否已经存在了可信的中心,它可以解决目前市场上的各种问题。

        下面我们可以从光伏电站的这个案例作为一个合适的应用场景来解释,一个太阳能电站通过发电及国家补贴,目前还是属于一个比较好的投资项目,一兆瓦的投资大概为600万人民币,电站中的网关是 Ruff 提供的硬件,它可以採集电站的发电量数据,上传给电表,同时电站的收益也是基于发电量数据来统计的,扣除各种成本支出之后,电站的年化收益大概在12%左右。

        那幺假设要进行资产证券化的话,就需要电站的相关数据保证绝对的标準和真实,否则就会变成一个庞氏骗局,所以中心化的方式就会出现一些不受控的问题,比如数据被篡改、数据受到攻击等等。

            区块链保证了价值的流转和清算

          一个新技术带来的应用场景是你以前的应用场景想不到的,区块链只是互联网中很小的部分,但是它保证了数据流转和清算的有效性,这些数据我们称之为「价值网络」。过去中心化的方式使得价值网络不太起眼,但是区块链技术的应用使得价值网络的价值被无限放大。

          价值网络和信息网络不同的地方在于信息网络是你在消费的信息,比如看视频、看微博等,它的盈利模式是广告;而价值网络是清算或者具有实际衡量价值的信息,比如摩拜单车开锁关锁一次,就属于价值上的流通。

          在2B行业中,供应链金融、资产证券化、物流等都在价值网络中,包括比特币挖矿,都存在价值结算,他们都应该被公开透明化,因此在信息对等的情况下,只跑1%的信息,但是他的市场价值将占99%。

          所以和传统互联网技术比起来,区块链产生的是价值网络,区块链技术作为中心化系统的补集,可以解决中心机构太强大导致效率低下,所管不了的小事情,也可以解决中心化机构太弱,导致信任成本太高的问题。

             社区经济就是在中心化的补集产生的

            如果中心的可信程度是有限的,我们要在中心的补集去寻找商业模式,这个商业模式必然是需要创建一个新的模式去解决的,比如现在我们看到的社区经济。

            社区经济分两种,一种是纯用户的社区,一种是开发者的社区,Ruff 是做技术底层的公司,所以我们更看重开发者社区,我在诺基亚的时候,他的市场份额是70%,所以如果诺基亚要做应用生态,一定是没有问题的,但结果是诺基亚死了,原因就在于诺基亚塞班没有提供一个很好的工具,而是安卓、Windows 以及目前的以太坊这样的开发者平台成功了,比如你想开发一个智能合约,你只能使用以太坊,因为它最简单,你找一个大学生学习30分钟就能写出来。

            所以门槛降低之后,开发者数量就变多了,就能形成一个应用生态社区经济。我曾经在经典计算机领域觉得区块链不靠谱,但是这两年我看到了很多区块链新的模式和技术,包括高速的读写模式等。

            当然最核心的还是你如何让开发者能开发出这种应用,哪怕现在的基础设施不成熟,应用不太好用。但是未来技术成熟的情况下,我们就能找到一个更有意思的应用。

            我在4年前做 Ruff 到现在,也是吸取了惨痛的教训,我们判断物联网区块链做的好不好的最大指标就是对于开发者来说,是不是够友好。目前全球超过15000个开发者在我们平台上开发应用,就是因为我们的开发体验更友好,门槛更低,这就够了。

            结语:

            所以如果区块链这个技术,还需要百万年薪请来大牛才能开发,那这就还不是一个蓬勃的行业。当普通工程师就能开发区块链的时候,这个行业自然就会热起来。

            所以 Ruff 是一个 To D 的公司,To Developers。

相关阅读